特色小镇/ Characteristic town

2016年7月,住建部等三部委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拉开了特色小镇大发展的帷幕。根据规划到2020年,国家将培育1000个左右包括旅游、科技、物流、教育文化等各具产业特色的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

特色小镇,是指依赖某一特色产业和特色环境因素(如地域特色、生态特色、文化特色等),在一至三平方公里的用地上将产、城、人、文的理念与功能进行整合,打造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征和一定社区功能的综合开发项目。

目前市场上的特色小镇。从发展路径看,中国的特色小镇兴起于浙江,壮大于长三角。如今,正以燎原之势在全国蔓延开来,逐渐成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借政策东风,特色小镇成为国内地产企业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城镇化有其自身发展规律,推进新型城镇化要积极稳妥,要从各地实际出发,按客观规律办事。浙江特色小镇建设具有其独特的优势和条件,如块状经济特征明显、专业化产业集群基础扎实、信息经济发达、民间资本充裕、创业创新氛围浓厚等,同时也面临着空间资源有限、传统产业亟待转型升级等压力,基于此,浙江特色小镇建设着眼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破传统行政区划单元意义上的小城镇范畴,用最小空间资源达到生产力最优化布局,实现了创新性

供给与个性化需求有效对接。重庆、吉林、河南、四川、贵州等地结合自身发展实际,以建制镇为基础开展了多种类型的探索,也都很有地方特色和生命力。各地的探索实践,既体现了不同地区的个性化和差异性,也充分体现了产业形态特色鲜明、城镇环境美丽宜居、服务设施便捷完善、文化底蕴浓郁深厚、体制机制新颖灵活的共性目标。

我国幅员辽阔,各地情况千差万别,各具特色和优势。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一定要从本地实际出发,因地制宜、遵循规律,体现区域差异性,提倡形态多样性。学习借鉴浙江等地的经验,关键要学理念方法、学内涵实质、学创新精神,切不可照搬照抄、“东施效颦”,脱离本地实际,搞成空中楼阁;切不可一哄而上、遍地开花,违背客观规律,造成资源浪费;更不能变相搞房地产开发,演变为新一轮的造城运动。

产业是小城镇的生命力。坚持产业建镇,就是要根据区域要素禀赋和比较优势,挖掘本地最有基础、最具潜力、最能成长的特色产业,打造出具有持续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特征的独特产业生态,使每个特色小镇和小城镇都有一个特色主导产业,实现以产促城、以城兴产、产城融合。特色产业内涵丰富多样,不仅仅是制造业,旅游休闲、教育培训、健康养生、商贸物流等都可以作为特色产业来塑造,这些面向新需求的新兴产业更有竞争力,要推动传统产业腾笼换鸟、新兴产业蓬勃发展。要学习借鉴国际经验,如美国格林尼治小镇、瑞士达沃斯小镇、英国温莎小镇等的成功经验,有条件的小城镇特别是位于中心城市和都市圈周边的小城镇,要积极吸引高端要素集聚,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培育成为知名的特色小镇。

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还要做足“双创”文章。小城镇创业创新成本低、进入门槛低、各项束缚少,更容易打造成为“双创”的有效平台和载体。要围绕面向大众、服务小微企业,鼓励有条件的小城镇通过校企合作、产研融合、产教融合,对接大城市创新资源,建设科技创新服务平台和资源信息共享平台,构建富有吸引力的创业创新生态圈,提高资本、技术、创业者、孵化器等发展要素资源聚合度,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成长。通过发展特色产业,提升特色小镇和小城镇的活力、竞争力和吸引力,集聚人口、安居乐业,实现可持续发展。

发展特色小镇和小城镇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便捷的基础设施、完善的公共服务、宜居的生态环境、独特的文化魅力,是人民群众对城镇生活的新期待,也是小城镇集聚生产要素和产业的潜力所在。建设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和小城镇,需要围绕完善城镇功能,加快补齐城镇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三块短板,使人民群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同时,推进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切忌搞形象工程,避免大拆大建、破坏生态环境、割断历史文脉、抬高农民进城门槛和创新创业成本。

要按照适度超前、综合配套、集约利用的原则,加强城镇道路、供水、供电、通信、污水垃圾处理、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和提升特色小镇和小城镇的功能和承载能力。要推动公共服务从按行政等级配置向按常住人口规模配置转变,根据城镇常住人口增长趋势和空间布局,统筹布局建设学校、医疗卫生机构、文化体育场所等公共服务设施,大力提高教育卫生等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水平,让小镇居民享受到更有质量的公共服务。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特大镇可按同等规模城市标准配置教育和医疗资源。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有机协调城镇内外绿地、河湖、林地、耕地,保护城镇特色景观资源,构建生态网络,推动生态保护与旅游发展互促共融、新型城镇化与旅游业有机结合,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优美环境。要保护独特风貌、挖掘文化内涵、彰显乡愁特色,建设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小镇。

推进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最重要的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使之成为市场主导、自然发展的过程,成为政府引导、科学发展的过程。要依托市场“无形之手”,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摒弃“政府大包大揽”,不堆财政资金“盆景”。要坚持市场主导,最大限度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企业家创造力,能够由企业投资就由企业投资,为民间资本留出多样性、差异性的发展空间。探索实行市场化运作,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城镇建设运营和管理。对于特色产业的发展,应更多地交给市场主体来作决策,政府要顺势而为、因势利导,不能过多干预。

要用好政府的“有形之手”,发挥政府在制定规划政策、提供公共服务、营造制度环境等方面的重要作用。要坚持规划先行,科学制定特色小镇规划,明确发展边界,合理有效利用空间,实现精明发展。体制机制不顺是制约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发展的主要瓶颈,要重点围绕挖掘内生动力、释放发展活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要努力在营造特色小镇发展的软环境、最大限度降低发展成本、激发创新创业上下功夫。要强化扩权赋能,推动具备条件的特大镇有序设市。要按照“小政府、大服务”的模式,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在充分保护好进城农民各类相关权益的基础上,健全完善农村产权交易制度和平台,盘活集体建设用地,促进城乡资源高效配置。

特色小镇的发展,也存在着通用的“密码”,归纳起来为三点:近城、傍产、强IP。

追根溯源,这一点要从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说起。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中国的城镇化率已达到57.35%,在经济学上,被认为是处于诺瑟姆曲线的第二阶段。而这一区间上的具体表现就是:大城市高度发展,向融入都市圈和城市群的网状经济变化,环核心城市的卫星城将承载持续的人口和产业资源外溢。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色小镇与城镇化进程是高度互补的,并终将成为这个进程的一部分。因此,大多数小镇的发展都不宜远离核心城市,在核心一、二线城市周边建设特色小镇是决定其成功的先决条件。

有的小镇不具备地处大城市周边的条件,但如果拥有着丰富的产业资源,也具备着成功的可能。以法国南部小镇格拉斯为例,自18世纪以来就被誉为世界香水之都。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赫尔希镇为例,如今也称好时镇,即是巧克力公司好时的总部和工厂所在地,这个巧克力世界的主打标语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地方”。

在国内,说到特色小镇发展,必然要数浙江。从县域经济发达之地的发展路径来看,小镇的首要作用是区域分工带来的产业集聚,比如嵊州的领带、缙云的带锯床、瑞安的汽摩配件。依靠这个原发性的核心动力,在交通配套、政策补贴等要素的配合下,焕发出了巨大的活力。

当一个小镇既不具备位于大城市周边的区位优势,又无相应的资源可以依托时,发展旅游似乎成了唯一之选。对于文旅产业来说,各种小镇尽管因地域、文化的不同各有特色,但游客的印象还是大同小异,甚至连街边纪念品商店售卖的特产都似曾相识。

要想改变这种“千镇一面”的现象,“共同的认知”或者说独特的IP资源,无疑不可或缺,比如复制乌镇的古北水镇、韶山的红色文化、横店的影视城。可以想象,为大众熟知的强势IP终将胜出。

在未来,“为一座塔赴一座城、为一间房赴一座岛、为一顿饭赴一个村”的理念,将引领文旅产业的繁荣。

要稳步健康地推进特色小镇建设,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量体裁衣”,要充分利用现有基础,以形成区域特色为导向适当进行改造。对已有小城镇的改造要立足于维护现有的优美生态;对必须进行的新镇建设,不应随意布点,也不能借机大规模建城。

二是“量力而行”,总体规划可以做得完备一些,注重长远发展和各种功能配套,但在建设改造的步骤上应循序渐进、分步展开。

三是“一举多得”,要把小城镇建设与发展特色经济、促进乡村振兴,与推进城乡协调发展、优化区域空间格局,与建设美丽田园、保护生态环境等有机结合起来。

四是“群策群力”,应充分调动各个方面的积极性。既要政府引导,又要市场推动;既要专业力量主导,又要社会力量支持。要切实采取措施,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参与建设,特别是采取有效方式帮当地老百姓参与其中。

五是“软硬兼施”,重视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城镇生产生活生态功能配套建设、推进必要的城市立体形象建设;也要高度重视管理体制、运营方式、经营模式等的创新。

六是“互利共赢”,应平衡好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切实贯彻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不仅注重保护当地农民和原住民的既有利益,还要通过机制性措施使其参与工程建设和利益分配。

特色小镇未来将朝着规划化、典型化、多元化发展!

特色小镇创建的指标体系一直没有很明确,总体而言是五部分: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和谐宜居的美丽环境、彰显特色的传统文化、便捷完善的设施服务、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成为特色小镇的主管部门后,对特色小镇的创建标准进行了细化、量化。

典型特色小镇的基本条件:立足一定资源禀赋或产业基础,区别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利用3平方公里左右国土空间(其中建设用地1平方公里左右),在差异定位和领域细分中构建小镇大产业,集聚高端要素和特色产业,兼具特色文化、特色生态和特色建筑等鲜明魅力,打造高效创业圈、宜居生活圈、繁荣商业圈、美丽生态圈,形成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机制新而活的创新创业平台。

典型特色小城镇的基本条件:立足工业化城镇化发展阶段和发展潜力,打造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便捷完善的设施服务、和谐宜居的美丽环境、底蕴深厚的传统文化、精简高效的体制机制,实现特色支柱产业在镇域经济中占主体地位、在国内国际市场占一定份额,有一批知名品牌和企业,镇区常住人口达到一定规模,带动乡村振兴能力较强,形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行政建制镇排头兵和经济发达镇升级版。

国家发改委鼓励“探索差异化多样化经验”,鼓励各地区挖掘多种类型小镇案例,避免模式雷同、难以推广。

立足不同产业门类,挖掘先进制造业、农业田园类及信息、科创、金融、教育、商贸、文旅、体育等现代服务类案例。立足不同地理区位,挖掘市郊镇、市中镇、园中镇、镇中镇等特色小镇案例,以及卫星型、专业等特色小城镇案例。立足不同运行模式,挖掘在机制政策创新、政企合作、投融资模式等方面的先进经验。

  • 易县影视小镇

  • 绍兴黄酒小镇

  • 启东水果特色小镇

  • 兰亭书法小镇

  • 鹰潭市上清镇

  • 苏州市甪直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