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 Rural Revitalization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强国的重大战略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党中央赋予乡村振兴战略如此重要的地位,是因为乡村振兴问题不仅是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是关乎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关系中国未来发展方向与命运的重大战略。在中国迈向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探索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是一个十分具有挑战性的新课题。

实施乡村振兴的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是从我国当前最核心、最根本、最急需解决的矛盾和问题出发,提出的极具现实针对性的目标要求,是和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紧密相关的。

因此,这不仅仅是乡村振兴的总目标,也是解决当前诸多深层次矛盾问题的总抓手。

实现乡村“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核心,也是我国经济建设的核心。乡村产业落后,造成一二三产业均不发达,乡村振兴,不但直接解决农民收入低下、农民弃农进城、城乡发展失衡问题,也可以解决整个国民经济脱实向虚、城市畸形发展、结构调整艰难、经济可持续发展后劲不足问题。

实现乡村“生态宜居”,是农民的梦想,也是每个国人的梦想,更是我国生态建设的重点。乡村落后,使得乡村变得不生态、不宜居,城市也变得越来越病态,乡村振兴,可以在乡村打造绿水青山、空气洁净、环境优美、服务完善的安居生活,成就国人安居梦想。

实现乡村“乡风文明”,是中华农耕文明的复兴,也是我国文化建设的主线。乡村是优秀传统农耕文明的载体,乡村振兴,可以直接解决亲情乡情缺失、熟人社会消失、人与人信任危机问题,也间接清除自由市场经济带来的糟粕,提升社会整体道德水平。

实现乡村“治理有效”,是国家有效治理的基石,也是我国社会建设的基石。乡村振兴,可以有效解决基层组织虚化、基层自治缺失、基层法治失效、基层德治失灵问题,也可以缓解因农村人口大规模、常态化、无秩序流动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

实现乡村“生活富裕”,是农民的基本向往,也是我国政治建设的根本。共同富裕、一个都不能少,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要求,乡村振兴,是缩小城乡差距、贫富差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也是共产党人的立党初心和执政基础。

乡村旅游作为以乡村社区为活动场所、以乡村独特的生产形态、生活风情和田园风光为对象的一种旅游业态,其发展能够起到农民增产增收、农业多元经营、农村美丽繁荣的作用,因此已经成为乡村振兴中的重要引擎。

坚持市场主导,企业为主体的原则,走市场化道路,持续发展乡村,单靠政府一时的扶持难以实现持续发展。

充分发挥多元的发展主体,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和经营主体投入乡村旅游的发展;政府在乡村旅游发展中扮演的应该是一个政策引导者、旅游产业发展服务者的角色,为好的乡村旅游项目的落地做好政策支持与服务,促进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良好的基础设施是招商引资的关键,也是旅游者选择旅游地或重游的重要考量。政府要集中精力解决好乡村旅游基础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加快乡村公路建设,提高通行能力和安全水平;加快完善乡村宽带信息基础设施;加快农村生活环境治理,深入推进“厕所革命”向乡村延伸。

⑴ 创新土地政策

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入探索乡村旅游用地制度改革”。在这里,我们可以参考近年来浙江省在旅游业发展用地改革上的一些措施:

推行“点状供地”:坚持“用多少、征多少,建多少、转多少”的原则,实行“征转分离、分类管理”,实施单独开发的建设地块,按独立地块供地;实施整体开发的,将多个单体建筑开发地块进行整体组合打包后再供地。这其中,最为典型的,也最为成功的,莫过于德清莫干山脚下的“洋家乐”特色民宿。

集体土地征购转移,挂牌出让:对于传统村落的老房子,可结合旧村改造,重新规划选址,将村民搬迁到新的安置点进行异地安置,同时原有房屋所有权以及集体建设用地通过征购,使土地征为国有,房产也征为国有,从而将老房子、宅基地“转移”到政府手里,政府再将房子转给投资商。

“回收+租赁”实现农房存量建设用地有效流转:对于闲置农房,由村民委员会收回农民的原有房屋土地使用权,对地上建筑物实行补偿,产权归村民委员会所有,并通过房屋修缮后,出租给原住民或社会投资人创办旅游项目。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是平田村的民宿“云上平田”。

⑵乡村旅游产品的开发创造美丽的乡村生活空间

乡村民宿、休闲农庄、特色庄园、田园综合体、乡村酒店、乡村旅游度假区等的建设,将整合城乡各种要素集聚发展,创造更多的美好乡村生活空间,让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集聚发力。

乡村振兴关键是产业振兴,产业兴,农村兴。把握人们对于美好旅游生活需要的变化和升级,在增加乡村旅游有效供给的同时,带动传统农业的转型升级。

单一的农业种植难以提升土地的附加值,发展创意农业,把田园乐园、农业园、农业教育课堂等变旅游景区,就能大幅提高土地的收益。

单一的加工生产也难以提升产品的附加值,让生产劳动更具乐趣、让加工生产更具体验性,提升产品价值,可开发伴手礼等土特产品,扩大知名度,形成收益的互补。

从而提升乡村旅游发展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农民的文化水平普遍偏低,存在着市场意识水平低、经营管理能力低、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低等问题,短期培训,缺乏系统性,很难使他们有质的提升。

发展乡村旅游更需要建立常态化、针对性强的培训和辅导机制。政府可以联合高等院校或专业机构,把辅导站直接设在农家小院。“三零”即:零距离——住到村庄、零时差——随叫随到、零收费——完全免费的技术辅导和专业咨询。

单一的加工生产也难以提升产品的附加值,让生产劳动更具乐趣、让加工生产更具体验性,提升产品价值,可开发伴手礼等土特产品,扩大知名度,形成收益的互补。

旅游企业则应严格要求员工服务质量,做好旅游服务专业培训,形成高品质服务团队。

以民居村落为基础,统一规划,采取“保留+改造”、“拆除+重建”、“新建+加建”的方式,将闲置的宅院改建成供艺术家租用的创业居住两相宜的工作室或艺术馆,通过租赁、招商引入文创团队,打造城里人的创业空间,促进乡村产业的转型发展,成为发展文化艺术产业的孵化器,农民也从传统的农业经济向农业与服务兼具的经济形态转变。原住民与文化人共同创业,能进一步推进乡村现代化文明建设。

共享经济平台共享的不仅仅是资金而是更多的信息、渠道、营销等无形的资源,实现城乡互动,推动乡村社会的进步。

村集体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借鉴袁家村模式成立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入股开发乡村,企业也可以采取众筹的方式,共享模式吸引更多的乡村热爱者共筹共享,开发共享农庄、共享果园、共享菜园、共享民宿等等。

乡村旅游要在共性中找个性,把个性张扬出来。项目设置以及活动策划要跳出常规,做有影响的品牌会议和论坛,塑造有吸引力的形象。